1318_a2044

admin / 2021年2月20日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十月份,京都的天气转凉,昼夜温差大,刚刚出来,严一诺发现穿着一个小外套不太合适,但也懒得折回去了。

   外面是一条两车道的马路,这边鲜少人来,严一诺上下班的过程总是匆忙的,也没有仔细摸索过这里的环境。

   她敲了敲邻居的大门,问起母亲,都摇头说没有看到。

   严一诺再打电话,依旧是关机的消息,心里的紧张凝聚了更多。

   好端端的,母亲怎么会不在家?她总是在家里准备好了热饭热菜,等待自己下班……

   可今天,这个惯例被打破了。

   甚至连她的电话都打不通。

   难道,自己去上班的时间内,有人来了?

   将母亲带走了?

   严一诺走得很快,脑袋里却无法控制地胡思乱想。

   人在慌乱的时候,理智总是被情感给驱使着,她也不例外。

   暖暖清新淑女纯真打扮户外唯美写真

   徐利菁平日的活动范围不大,有空就去公园散步,逛得最多的就是这附近的菜市场。

   而严一诺今天沿着这两条路都走了一遍,却没有看到母亲的踪影。

   到底哪里去了?

   正当严一诺急得打转的时候,她的手机响了,一个陌生号码。

   她一愣,不管别的,先接了。

   “一诺?”果不其然,是徐利菁的声音。

   “妈,在哪里?怎么不在家?电话也打不通?”严一诺都快急哭了。

   徐利菁很是抱歉,“我在医院,手机没电了。”

   “医院?妈怎么了?”

   一听徐利菁的话,严一诺整颗心悬了起来。

   好端端的,怎么会跑到医院去?是不是生病了?还是受伤了?

   徐利菁是跟别人借的手机给女儿打电话的,不好意思借太久,也知道电话里说话不方便,便说: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我就在咱们这附近的医院,从巷子出来左拐两千米,知道吗?过来一趟吧,过来我再跟说。”

   匆匆忙忙地说完这番话,徐利菁那边很快就挂了。

   严一诺无奈,只好提心吊胆地顺着徐利菁说的,找到那间不大的医院。

   说是医院,更像是一个诊所,人也很少,零零落落的。

   严一诺走得急,到医院门口的时候,已经冒出一层冷汗了。

   而徐利菁,在大门口等着,见她来了,眼睛一亮,立刻走了过来。

   “一诺,我在这里。”

   走到了徐利菁的面前,严一诺上下打量,见徐利菁确实是没事,才吐出一口气。

   “妈,真的吓死我了。”

   “对不起啊,下次不会了,别怕。”

   徐利菁很抱歉地看着女儿,一摸严一诺的手,冰得吓人。

   “外面冷,我们进去再说话。”说着,牵着严一诺的手,就往医院里走去。

   “恩,妈,到底来这里做什么?”

   严一诺一边走,一边迫不及待地问。

   徐利菁脚步一顿,轻轻叹了口气。“今天确实发生了点小事。”

   “嗯?”严一诺面露疑惑,什么小事?

   再看母亲这样,可不像是小事的样子。

   心突然又悬了起来,“妈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 “先进来,再说吧。”

   进去?进去哪儿?

   严一诺刚想问,已经被徐利菁牵着手,走进了医院建简陋的注射室。

   这真的只是一间普通的门诊而已吗,甚至都没有专门的病房。

   注射室里的人,也不多。

   所以一进去,严一诺就看到正对着他们的一张病床上面,躺着一个人。

   而徐利菁的脚步,确实朝着那个人走去的。

   迟疑了一瞬,严一诺跟上,直到在那张病床前面停下。

   上面躺着一名年轻人,看样貌非常稚嫩,但是一张脸被打得鼻青脸肿。

   “妈,这是……”严一诺惊讶地看着母亲。

   “嘘,我们小声点。”徐利菁做了一个轻点儿的动作,这才蹑手蹑脚地拉着严一诺,走开了一些。

   “一诺,今天我去买菜的时候,看到这个孩子被人追着跑,被打得不轻,似乎要没命了,我实在是心有不忍。”

   见这个人被打得趴在地上毫无反应,徐利菁被吓坏了,假意说自己报了警,警察两分钟之后就赶到,那些人差点吃了徐利菁。

   但最后,可能是真的害怕,他们骂骂咧咧地跑了。

   “妈,……也太大胆了。”严一诺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   不管那些是什么人,他们既然对这人下得了手,说明是心狠手辣的,母亲竟然敢在那个时候出头,严一诺想想,都觉得那场面太可怕。

   徐利菁何尝不是心有余悸?但见女儿被吓坏,又忙着安抚严一诺:“但最终,我不是没事吗?”

   “妈,以后再遇到这种事,千万不要这样出头。”

   这是提醒,更是警告。

   否则不小心惹怒了那些人,对母亲通下狠手怎么办?

   “放心,我知道轻重的,不会有下次了。再说,现在好歹救了这个孩子一命,我也不后悔。”

   严一诺被气笑了,却又无法责备母亲什么。

   明白了事情的来由,她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   “那这人现在怎样?”

   “都是皮外伤,流了很多血,医生说若是不及时送来医院,也会没命的。”

   “恩。”

   “等他醒来之后,我再问问他的父母消息。”

   “这些不急,醒来再说吧。”

   徐利菁拉着女儿在旁边坐下,“饿了吧一诺?我今天没有做饭,就是被这事耽搁了。这里估计走不开人,我得守一个晚上,今天的晚餐,只能……”

   “妈,我没那么娇贵,我今晚陪一起吧。”

   “那怎么行?”徐利菁连忙摇头。

   女儿明天还要上班呢,怎么能在这里陪着自己一起?

   “妈,一个人在这里,我不放心。”严一诺拧着眉,严肃地说。

   “我真的没事,跟医生打招呼了。现在这个孩子不能随便转移,少不得在这里住两天。”

   “那就住两天吧。”严一诺想也不想地说,反正人都已经救下来了,总不能不管不问。

   “妈,别说了,我去问问有没有水。”严一诺起身,让徐利菁一个人留在注射室里。

   片刻后,她就端了一盆水回来。

   “我来吧,这孩子刚刚从急症室出来,我也顾不上给他擦脸。”徐利菁接过严一诺的水盆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