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52_a2045

admin / 2021年2月20日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去唐朝的路上,我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把昨天酒吧的情况告诉小姨,她和叶洋君有很多年的姐妹情分,我觉得她有权利知道这一切。

小姨得知叶洋君受欺负时睫毛抖动得特别厉害,但她还是摇摇头,仔细看着我,“她又不缺什么钱,去酒吧卖酒是自己没事找事!”

“小姨,这话可不像是从嘴里说出来的。”我回头看一眼小姨,她是绝对不会那么无情的,更不是那样的人。

“很可惜,话确实是从我嘴里说出的。”小姨坐正身体,凝视倒车镜而不再看着我。

我被小姨的话一呛,微微摇头认真开车,泊好车小姨并没急着下车,他拍拍我的手背,“没事的时候就去看看,万一昨天那帮人再闹回来,她一个人应付不了。”

“好,这才像我的小姨嘛。”我还没感慨完,小姨就推开门下了车。

刚到办公室,小姨就让我把任磊叫来。

任磊最近挺忙的,叶洋君位置空缺出来,这边的事情就要我们三个来分担,其中我还是个小嫩新,工作效率比起小姨和任磊差了些,所以很多工作都被划到任磊的头上,他是忙得焦头烂额的。

一进办公室,任磊就跟我和小姨打了招呼,然后静静地等着我们说话。

我回头看一眼小姨,人是她让叫的,自然由她来吩咐。

小姨坐在办公桌前,看了看关于香水项目的一切报表,然后抬头看着任磊,“任磊,滕家最近有什么动向吗?”

单眼皮美丽花下女孩两片薄薄嘴唇甜美俏皮写真

“有消息传出来,滕远州曾和滕家家主商谈过进军化妆品行业的事情,目前不知是真是假。”任磊微微躬身说道,即便现在我是昭阳集团的负责人,但他心里面很清楚,连我都会听小姨的,他自然不敢有任何懈怠。

“哦?”小姨使劲揉揉太阳穴,眯着眼睛喃喃出声,“终究是坐不住了啊,罗阳,去开个例会,把流水线工作做好,用最快的速度把第一批香水做出来,务必抢在滕家的前面发布。”

“好。”我听到小姨的话,让任磊通知相关人员来会。

任磊接到命令退出办公室,我则是留下来坐在小姨对面,面带疑惑,“小姨,确定要这么做吗?我怕开了例会,秘方丢失的事情会泄露出去。”

“在担忧什么小姨很清楚,照办吧,只命令他们提速,闭口不谈秘方的事情就好。”小姨很聪明,她能想清楚其中的各种干系。

“等一等。”我正准备出办公室,突然想到什么又折回来,疑惑地看着小姨,“小姨,事先有交代任磊调查滕家的动向吗?”

任磊和小姨的对话特别简洁,我仔细想想就察觉出其中的不对劲来,小姨交代过还好说,如果没提前交代,任磊那么关注滕家就未免有些过头了吧。

“当然没有,任磊办事向来机灵,恐怕他从叶洋君一事就能猜出一些端倪来,秘方丢失的事情我们是瞒不住他的。至于觉得他过分关注滕家,我想洋君事先跟他说过那晚的事情,所以他才会那么做吧。”小姨眯着眼睛,我都能看出来的破绽她自然不会错过,但没有真凭实据,我们不能再动任何骨干,否则唐朝这边会垮掉的。

“但是能想到这一层,小姨真的很开心,真的!”小姨连连点头说着,从这个细节就能看出来我一直在用心,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她欣慰的。

我想调回头来,但小姨却让我先去开会,有什么等例会过去再说。

果然,例会上的反应跟我想得没有太大出入,当我要求全速生产香水的时,香水项目负责人就提出质疑,他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那么做,毕竟加速生产风险很大。

任磊也参与了例会,他站出来压下众人疑惑,提醒在座的各位,说我会肯定给出合适的理由。

我看一眼虽然帮了我却又同时把我架出来的任磊,回头交代香水项目负责人,让他拿出既有效又安全的速度出来,如果资金有问题尽管提。

这话一出,负责人便再无理由推脱,只要资金足够,他的保障措施就能更加完善。

我见没人再反对,说声散会率先离开。

回到办公室,小姨询问我例会的情况,我如实给她说了一遍,着重提了一下资金那一方面。

其实,再往里注入资金是我临时做出的决定,小姨事先并未提醒过我。说实话,小姨问起的时候我还有些忐忑,害怕她怪我擅作主张。

结果,小姨的反应大大出乎我的意料,她竟然直接从办公椅上起来,捧着我的脸啵了一口。

“做的很对,无形之中又帮了小姨的大忙,实话说小姨今天不太在状态,根本没想到这个环节上。”小姨非常激动地说着,有时候一个完美的策略不重要,重要的是实施者。

我被小姨的话给惊住,实在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。

时间匆匆,我中午简单吃几口饭就跑去看叶洋君。

叶洋君根本不奇怪我的到来,因为最近这仿佛成了我的习惯。

今天又有一点不同,就是她主动找我谈话,问我有没有吃饭。

我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的事情改变了她对我的看法,但听到她的问候我还是很开心。

“罗阳,昨晚和贝贝啪啪了没有?”叶洋君问话的同时,两个手还互拍了三下。

“额,这个好像属于隐私吧?”尽管知道她一向开放大胆,但还是没想到她问得如此直截了当。

:最Nh新#章J节上y'C

如果不是我的脸皮厚一点,恐怕早就成了红苹果。

“切,大家都是成年人有啥可害臊的!”叶洋君不屑地看我一眼,还是觉得我有些矫情。

“我害臊?”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“好笑,我是怕说出来会害臊!”

叶洋君表情唏嘘,然后不扯这个话题,问我是不是老规矩,我说是老规矩,但必须由我来结账。

“好吧,真是搞不懂们有钱人,钱拿在手里会烫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