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08_a2045

admin / 2021年2月20日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呢?

   我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,突然觉得很不公平,我的隐私小姨几乎全部知道,但她的秘密我却毫不知情。

   想来想去,我决定找个机会去探一探她的电脑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,当然,只能是趁她不在家的时候,那样我才有成功的可能性。

   小姨有多精明我清楚得很,如果她在家的话,恐怕我刚溜进她的卧室,就会被她给察觉到。

   第二天,小姨履约送我一台笔记本,而且看样子价格不菲,说是她精心为我挑选的。

   有了电脑,我晚上和汤贝贝视频就颇为轻松,再不用举着个手机,来回换手操作了。

   小姨送我电脑的当晚,我费尽心思把汤贝贝说服,她终于在视频里给我看了胸。

   开始汤贝贝是怎么都不肯的,我就朝她诉苦了,说来珠海大半月,我连一点荤色都没见过,可能是她见我实在可怜,才把罩罩揪掉让我欣赏。

   gP

   来珠海后第一次看到她的,我巴不得一个晚上不睡觉,甚至提出更过分的要求。

   “想都别想!”毫无疑问,这就是汤贝贝给我的回答。

   清純唯美秀麗姿誘人

   任我怎么苦口婆心,她都不妥协,只稍稍碰了那么一下下。

   夜里,我辗转反侧睡不着,起床的时候带着两个黑眼圈,搞得小姨还以为我被熊猫附体了。

   当然,我是不会把晚上视频的详情说给小姨听的,她知道后指不定会怎么想汤贝贝呢。

   香水制作没有延误时间,紫嫣给我的消息是能如期运来珠海。

   预销售的前三天,司徒月从魔都飞来珠海,她只带了一个随从,就是我认识的那个邓伯。

   司徒月根本没叫我去机场接她,下了飞机就直奔昭阳集团。

   听到办公室的敲门声,我才看到立在门口的司徒月,她穿一身OL制服盘着头,微笑地冲我挥手。

   “月月,来了怎么不打个电话,我好去接啊!”我赶紧起身迎接她,她来是为香水做宣传的。

   “现在可是大忙人一个,接我又得浪费时间,再说我来珠海也没太多事,自己跑一趟无妨的。”司徒月今天的打扮和以往很不同,她向来是披着头发的,而今却少见地盘起头发。

   “瞧这话说的,去机场接个人能用多长时间?再说如果是去接的话,我并不觉得那是在浪费时间。”会说是我的天性,不管是犯了错误找理由,亦或者是哄女人开心,这些都是我比较拿手的。

   果然,司徒月听到这话嫣然一笑,接着走到我的对面坐下。

   “罗阳,香水三天后真的能到珠海吗?”

   司徒月十指交扣放在办公桌上,认真地询问我。

   “当然,我总不能扯个谎,让来珠海度假吧?”香水运送方面我早已安排下去,让紫嫣三人寸步不离地护送,有他们在,我想是不会出现任何意外的。

   “那就好,爷爷昨晚还找我谈话,他不知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,说滕家要在珠海发布香水,而且时间是同一天,想凭此来冲击我们司徒家在化妆品领悟的地位!”司徒月面色凝重,如果消息属实,那她此行来珠海的任务,还真不是一般的艰难。

   虽然司徒家在这方面占据极大的优势,但对手明显不是等闲家族,她怕一个处理不好,就会让爷爷失望的。

   司徒月长这么大,最不喜欢的一件事就是让爷爷失望,所以从小到大,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,她都力争上游,因为她知道,爷爷只要看到她的努力,就会感到特别欣慰。

   “是吗?”我有些心虚,害怕司徒月察觉出不对劲来,滕家向来不染指化妆品行业,此刻突然冒出一批香水,我怕司徒月联想到秘方上面去,“听说滕远州父子来了珠海,不会和这个事情有关吧?”

   关键的时候,还得发挥我那近乎奥斯卡影帝的演技,装出一副茫然的样子。

   “估计是吧,爷爷来之前特意交代我,一定要仔细留意滕家的动作。”司徒月目前还不能确定,但种种迹象表明,滕家或许真的会那么做。

   “月月,爷爷有没有公布我们的预售时间?”我问出心里的一点疑问,有些疑团一直想解开。

   “并没有,爷爷说让我看着办!”司徒月冲我摇摇头,她不清楚我突然问这个做什么。

   “那就奇怪了,如果她爷爷没有公布的话,那滕家的时间也掐得忒准了些吧!”我小声嘀咕着,要说滕远州能凭空推理出我这边的进度,说给鬼鬼都不信,毕竟他不清楚我到底投入了多少流水线。

   那么就只有一个理由能解释的通,就是我的集团里有内奸,一是熟知流水线的人,二就是熟知进度的人,但这两个范围太大,要找出证据抓内奸真的很难。

   总之,滕远州突然来珠海,而且是在我们预售日的前几天,实在是让我匪夷所思。

   “自己偷偷嘀咕些什么呢?”司徒月拍拍桌子问我,她隐约能听到我说“时间”二字。

   “没,没什么!”

   我赶紧收回思绪,想着中午去找小姨商量一下对策,只要稍有不慎,香水的预售恐怕就会出问题。

   司徒月见我不对她说实话,没劲地看我一眼,但她不会勉强我,毕竟谁都有自己不想说的话。

   “对了月月,广告宣传方面,想请哪位明星?”我一向不关注娱乐圈,想听听她的看法,最关键也想跟着她学习一下,希望对后期影视公司的运作有帮助。

   “我托人帮忙联系,具体是谁还待定!”司徒月好奇地看我一眼,她看不懂我打听明星的意图。

   “月月,如果滕家真有竞争意向的话,我觉得应该找个知名度较高的明星来,最起码在宣传方面不能输给对方!”我提出建议,希望司徒月能认真考虑,因为她只是猜测滕家会和她竞争,而我却能坐实,毕竟滕家手里真的有一批香水,和我们做出来的一模一样。